Irelan.

wb名:Irelan艾尔兰

某少女明星和某男爱豆的真情侣CP,竟让我有点想搞(),磕到了磕到了,真情侣谁不爱呢

“最后一点段落想留给我身边的人际关系。西艺史学史的封面是一群女人,我身边的人和我也是一群女人。有的人坦荡,有的人痛苦,有的时候大家都虚伪,有的时候爱。一切都是某人为何为某人的原因,而不是为我。”

“在恨的同时爱,我会痛苦,不代表别人也会。”

擅长文字不一定是件好事,有的时候我们逃避一些不敢面对的东西,三言两语就能让自己相信了那种逃避,即使那些本来是不真实的。

这样的话,文字也不过就是巧言佞色而已。

不知道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能比女团更好,我是指,真心实意的女团。

再看她们一百次我还是会再被感动一百次。

我永远喜欢火箭少女101。

虽然只在深夜的时候出现。但依然特别特别特别的痛。求求我自己下次不要熬到深夜了。我暂时还没有放下她。我诚实的认为我爱过的人都是美好的人,不论在美好之后我与他们又经历过些什么粉碎了我们的关系。所以她也是美好的。

没的话说了就到这里。

不要任性的爱。一定要常思考有边界。不要把第三者牵扯进两个人的关系里面来。不要把一对一的感情变成三角的感情。不要把简单的东西变的复杂。不要忽视自己的感受。不要隐忍。不要自我奉献。

如果没有节制,美好也会变坏。

是的,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告诉你。比如我多么爱你。没有把我爱你的细节一个一个讲给你听。再比如我多么恨你。你大概也不会愿意听到。你给我带来的痛苦多么强烈,我对你的恨就有多么强烈。

你全无知觉。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如果开门那一刻她不是刚好躲在洗手间里,如果我们见到彼此的眼睛,事情也许会变得更好,或者变得更糟。


我可能会说出毫不理智的话。比如我错了。我早上说话的语气太不友善。以及相比起我们放过对方也放过自己,我宁愿继续痛苦的纠缠下去也不愿意失去你。


但这些都没有发生。


她托人传话给我,说她不想见我。


因此我留下了我的最后一份礼物,带走了我曾经借给她的书。事情就这么简单的结束了。


这称得上是一个教科书式告别。


从此以后我和她的这个句式里面已经不再有“我们”。没有了。我以后要注意自己的用语。


我还有38天左右,我是说至多,离开这里。


也有可能是23天。


这个故事已经结尾了,我只是记录下来真正结尾的那一刻。我和她的结尾。它结束了。


之后所有的感受,无论是低沉,持续倾诉或者痛哭流涕,那都只是我一个人的事情。


我记得我就在18天前,还在对我的男朋友说。我爱她。我就不能既爱她也爱你吗?


恍若隔世。


就这样吧。拦长风听鼓,掬雨水望月,谁敲我,我都脆脆应答。


就这样吧。

【盾寡】调情



Steve还在回味着和莎伦的吻。有那么几个片刻吧。娜塔莎看出来了。


他们正在一间无人知晓的安全屋里。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安全屋,比如这里就装扮得像一个台球厅。他们已经染好了头发,看起来和通缉令上的前超级英雄完全不一样。


“我很抱歉听到你失去了唯一一次成功的约会。”Natasha调侃道,“你为什么不早点约她出去呢?趁我们还没有成为通缉犯的时候。”


“我没有,Natasha.”Steve矢口否认,语气坚定。“那只是调情。”


“那只是调情~”娜塔莎高高的挑起眉毛,嘴巴也向上撇,阴阳怪气的模仿着Steve的语气,然后转过头来微笑着看向他,“Steve Rogers,我打赌你甚至不知道什么叫做调情。”


“哈,我当然知道。”Steve嘴硬着,却在nat直勾勾的目光下移开了眼神。她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吊带。出现在台球厅里就要有台球厅的样子,Nat说。她做超级英雄的时候从来不会穿白色。然而现在走过她身边的十个男人八个都会回头看,Steve由衷担心他们的安全问题,Nat只是耸耸肩。“我只会越看越不像那个前超级英雄。”


是的。真的很不像,如果不是朝夕相处每天看着她的绿色眼睛的人的话,根本不会把这个淡金色头发看上去清纯可人的年轻尤物和那个把国会议员从楼顶踹下去的女人联系在一起。


当Natasha不看他的时候,她的眼神有一种空无感。年轻尤物。不是Steve说的。是nat给自己的本场跑路人设。她就像是一个刚从模特学校毕业的,从来没有经历过人世险恶的少女一样,用她又美又清澈的眼睛打量这个世界。当然了。只有Steve知道。都是装的。


那双眼睛落在Steve身上的时候,才有某种异彩。某种彼此确认。某种过去的超级英雄生活并不是幻影的确认,以及他们现在被通缉并不是他们的错。


“就当给自己放个假吧,Steve.”一路上总是Nat在劝慰他。“别总是愁眉苦脸的。”


“是啊,我当然想,如果角落里的那个男人没有盯着你看十五分钟的话。”Steve回敬道。


Natasha轻笑一声。“也许他只是在想像你这样——”她咂摸了一下用词,“平平无奇的男人,为什么会和我站在一起。”


这就是Steve的新人设了。模特少女Nat的金主爸爸。留了一嘴棕灰色的大胡子,穿叔叔辈的纯色T恤。


完全掩盖了美国队长的任何一点光芒。


但是肌肉是盖不住的。这正是为什么没有人上前来向Nat搭讪的原因。


“平平无奇?”


Steve手里的高脚杯发出一声清脆的裂痕音。


“是啊,要不我们证明给他看为什么吧。”


Steve清醒的时候绝对不会说这种话。Nat正想调戏他一句你是不是喝多了,Steve已经站起身来,用绝对的身高优势吧Nat背压在吧台上,两个人的呼吸几乎要融到一起。


“What you……唔!”


Steve已经吻了下来。很霸道。从他们上一次在商场的跑路之吻以后,她再也没有和Steve接吻过。哪怕一路上她一直不轻不重的用语言跟他调情。所以她不知道Steve主动起来是这样的。他几乎要夺走她的每一寸呼吸。这里是在公共场合。在台球厅的吧台上。Natasha意识到这一点,Steve不可能意识不到。但他不为所动。他只是吮吸她的嘴唇和舌头,用舌尖撞开她的牙齿,侵略她红唇下的每一寸柔软。


Nat感觉自己仿佛从地上轻盈而起,飘向云端。


然后他松开了。


“Oh why……”Natasha皱紧了眉头,表情很不爽,一双眼睛恨恨的看着他。


“See?”Steve欠揍的说,“我知道什么是调情。”


“Why you stop?!”Natasha掷地有声的责怪道。


Steve愣住了。


“You should do this earlier a lot.”Natasha说完,揪住Steve的两只胳膊,仰头亲了上去。


这一次轮到Steve被亲的荤素不分了。


Nat偷空瞟了眼角落。那个男人很尴尬的转开头了,在很尴尬的喝酒。她心里偷笑。


“Hey,Rogers,”两人停下来喘息的瞬间,Nat贴在他耳边轻声说,“为了不引人怀疑,我觉得做戏要做全套才行。”


Steve的两只耳朵红透了。但他很配合。他弯下腰将Nat打横抱起来,离开厅堂向内间走去,直至抵达空无一人之地,她的房间里。


Steve把她放在床上。没有退开,用坚实的双臂将她困在床与他之间的角落里。


Nat看着他的眼睛。“所以你是想告诉我刚才我们是在调情吗?”她又自问自答的点头,“我知道了。你的技术简直有了质的飞跃,我都……”


快当真了。


没说出来,因为Steve把她的话堵回了嘴里。


亲的她全身发热。亲的她觉得这白色吊带裙真碍事。亲的她伸手想去解点什么,又被他有力的手牢牢摁住。


他餍足了才撤开来,回看向她染上湿润情/欲的眼睛,语气低沉而坚定:


“不是。”


“我希望你当真。”


“不管我们还要逃亡多久,或者我们还能相伴多久,Natalia Romanova.”


他松开了摁住她的手。


“I should do this earlier a lot.”

对本合集上一篇的注解